热搜: 自驾游 购物游 周边游 蜜月游 美图 巴厘岛

首页 > 旅游资讯 > 出境游 > 内容

漫游黄金之城 从阿布扎比到迪拜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回国后,我看到一条新消息。迪拜(微博)官方日前公布计划称,他们将会投资10亿美元复制一个放大版的泰姬陵,作为全世界新人的结婚圣地。这个阿拉伯版的泰姬陵将是印度泰姬陵的5倍大小,并且还包含一个购物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以及其他服务设施。

我笑笑,我已经看过迪拜、阿布扎比太多传奇。而这个,只是最新的一个,它会被更新的迅速取代。

 

漫游黄金之城 从阿布扎比到迪拜

 

在我住的阿布扎比皇宫酒店,有至少五十个国家的人在此工作。印度人、巴基斯坦人、中国人、菲律宾(微博)人、苏丹人、索马里人、阿富汗人、叙利亚人、伊朗人……也许还得加上美国人和欧洲人。

很少看到当地人。是不是他们都很富有,住在我曾经坐车飞快掠过的那些最豪华的别墅里?还是在某个夜里开一辆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飞快地从我入睡的房间外驰过?

奇怪的感觉。

另一个感觉来自中午50摄氏度的酷热。我走出房间,暴露在太阳底下,就想到火球、蒸腾的开水、炙烤的铁板,口渴欲裂的嘴唇。如果不马上躲入房间,进入一辆有空调的汽车,或者手捧一杯冰水站在一棵树下,我想自己定会被头上这毒辣的太阳烤焦。

炎热出于我的生活经验之外,而奢华也出乎我的想象力之外。

 

漫游黄金之城 从阿布扎比到迪拜

 

耗资25亿美元,历经十余年精心打造而成的扎耶德清真寺

用“最什么”来造句

阿布扎比,世界上第一个“法拉利世界”——一个独特的多感官主题公园,我和我的朋友们一个下午的时间都花在了那里。

坐在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过山车上,体验时速240公里的疯狂。

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最快的家伙已经像一颗出膛的炮弹将我弹了出去,风声和尖叫扫荡着耳膜,我紧紧抓住安全杆,地面在眼前摇晃,我惊叫,觉得自己要被甩向天空或者撞上大地,但又害怕得似乎什么都叫不出。有一只手塞住了我的喉咙,而我已被恐惧吸满。这恐惧也让人上瘾,以致于我颤颤巍巍地走下过山车时,恨不得马上再来那么一次。

我敢打赌,肯定有人在奔驰的过山车上丢了什么:眼镜,钥匙,还是一颗胆怯的心?

告诉我你的梦想,让迪拜或者阿布扎比来满足你。

在这么热的地方,迪拜人应该没见过雪吧?我错了,迪拜室内滑雪场不仅是中东地区的第一座室内滑雪场,也是“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我从50摄氏度的室外进入零下的温度里,看到雪,雪道,一群欢呼的当地孩子在专业滑雪教练的指导下在平缓的坡道上练习,而那些水平高超的滑雪者在高级道上展现技艺,我感觉自己到了阿尔卑斯。

哦,还有企鹅,它们从大老远的南极被接到这里,在冰上玩耍,不知道是否习惯啊?它们如果鬼使神差到了室外,会疯掉吗?

自然,有关迪拜的传奇也离不开帆船酒店,这是早已蜚声在外的名字。世界上唯一的七星级酒店,据说它已升级为世界上唯一的八星级酒店(但为什么我住的阿布扎比皇宫酒店也是八星级酒店呢?)。我们坐车去那里吃饭,很远就看到它,外观如同一张鼓满了风的帆,仿佛随时要扬帆而去。

这次在迪拜,我住在阿玛尼酒店。这个酒店也极其奢华而显耀——它在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里。哈利法塔(又称“迪拜塔”)高达828米,是目前世界最高建筑。我努力抬头,只见它插入云霄,望不到头,这是《圣经》里人类建筑的巴别塔吗?

阿玛尼酒店是意大利时尚设计大师乔治·阿玛尼设计的。那极简的设计,低调的奢华和满眼的高级灰色调,让我像走入一件阿玛尼的西服中。

又去看了亚特兰蒂斯酒店,这是建造在棕榈岛上的一个“海底王国”。酒店的所有装饰以大海为元素,大堂的穹顶下,是某个意大利著名设计师的玻璃制品,纠结的,飞扬的蓝色、红色、明黄的玻璃条,像海妖的头发。所有走廊两边的墙上都装饰着彩色玻璃制成的长柄花苞状壁灯,一个巨大的水族馆有水道和海洋相通,里面放置着沉船,数不清种类的6万尾深海鱼,还有素食鲨鱼,贴着玻璃从游客的手指边游过。

酒店的工作人员带我们参观了一间总统套房,据说一晚房价3.5万美金。我在客厅里站着,在卧室里站着,在浴缸前站着,都看到窗户外那个巨大的水族馆。鲨鱼、乌龟等等来自海洋的生物或快或慢地从窗户外游过,真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是住在海洋深沉的怀抱里。

我喜欢大海,但从没以这样一种方式去亲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