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自驾游 购物游 周边游 蜜月游 美图 巴厘岛

首页 > 旅游资讯 > 出境游 > 内容

从北欧到俄罗斯 寻找书本上的记忆之旅

大概也是因此缘故,我对其兴趣也就大打了折扣,于是把镜头更多转向了街头平民百姓的人生百态。不论是在哥本哈根、奥斯陆,还是在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都会发现大街两边摆着许多撑着帐篷的咖啡座,当地人都喜欢坐在室外饮咖啡聊天,生活悠闲。那些帐篷似乎是为了避雨而不是遮阳,因为越是阳光多的地方,坐的人越多,反而那些阴凉的地方坐的人很少。他们酷爱阳光,享受阳光。在挪威富林公园,我们还见到不少男男女女,光着膀子躺在草地上晒太阳。8月还是大热天,我们的个别团友在那里一见阳光便打伞,生怕晒黑。他们对我们的诧异,也许就像我们对他们的诧异一样。

 游船体验

芬兰的有轨丁当车

这次行程,交通海陆空都有,以海运较有特色。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到芬兰的赫尔辛基,我们乘坐北欧轮船,途经波罗的海,夜宿船上。游船设施颇佳,睡房舒适整洁,并有各种娱乐场所,如同一座移动的大型酒店。

北欧日长夜短,已是当地时间晩上八点多钟,还未见日落。因行程表上,列有海上观日落项目,大家都很期待。海上的风云真是变幻莫测,刚刚还下着毛毛雨,一会却雨过天晴。此时大家都还在用餐,餐厅很温馨。突然有人惊喜地叫了一声∶“彩虹!”透过窗玻璃,只见一条彩虹弯弯地垂挂在水天连接处,仿佛离我们很近。大家都兴奋不已,想不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日落的美景终于出现了。在甲板上,我们极目远眺,只见天边的太阳像个烧着的火球,慢慢向海中沉去,其发出的红光,烧红了云层,也烧红了海水,海天一色,非常灿烂。

红色记忆

莫斯科的两座教堂

我这次出游,很大程度是冲着俄罗斯而去的。不知是不是游览内容安排的原因,在那里,见不到俄国十月革命的历史文物陈列。但在圣彼得堡,还能见到打响俄国十月革命第一枪的阿契乐尔号巡洋舰。在莫斯科地铁站,还见到有列宁像的壁画。莫斯科红场正在维修,我们只能远远地望见列宁墓。我想寻找的红色记忆,在这里已是不多见了。遥望克里姆林宫塔尖上的那颗星,似乎熟悉却又陌生。

在游览的项目中,见到更多的是沙皇时代的历史文物,介绍最多的是彼得大帝。而我国老一辈读者较熟悉的普希金、托尔斯泰和高尔基,其纪念雕像依然在屹立着。尽管政治风云变幻,文化作为一个民族之魂,还在传承。

随着红色记忆的迷失,对其现状也有许多的迷惑。特别是,在圣彼得堡一条繁华的大街上,我见到几个穿着特别服装的青年,驾着重型摩托,呼啸着从滚滚车流中飞驰而过,闹市飞车旁若无人,其惊险,真令我大开眼界。但我所见也并非都是负面,那里的河道纵横交错,污染却不算严重,起码闻不到臭味。那里的古老建筑也保护得非常好。

在莫斯科,最令人称羡的是地铁站,说它是地下宫殿并不过分。我从两位当地导游的接触中感觉到,他们不会把现在的生活与当年的苏联对比。但他们很坦率地承认,这里的贫富悬殊也很严重。人们的收入和福利,并不像网传的那么好。莫斯科的当地导游,是个博士,在大学任教。她说,大学教师的工资不高,不少教师都像她这样,利用业余时间做点兼职,赚点外快。

 一段插曲

瑞典哥德堡街头摊档

出国旅游,移动电话会收到我外交部有关部门的短信,表示关心并提醒注意安全,感到特别的温暖。领队也会一再提醒注意防盗防抢防骗,但还是有游客中招。

在我们到达的第一站哥本哈根,一对老夫妇团友,在新港运河区游览时,突被一老外叫住,递给他们一部照相机,请他们帮忙照张相。照完后又有两个老外走过来,自称是警察,却没穿制服,只亮了亮写着不知什么文字的两张纸的所谓证件,上面也没有照片,提出要检查他们的证件和所带的东西。那位刚才请帮忙照相的老外先接受了检查。我们这对团友,也就有样学样,把挎包交给两个“警察”检查,并看着他们从钱包里拿出欧元、美元、人民币看了看、闻了闻,又一把放回去了。两个“警察”检查完后就向停在附近的一辆车子走去,那个请帮忙照相的老外也跟着一起走了。这时,这对团友才意识到不妥,立即拿出钱包检查,里面的1600欧元全没有了,但美元和人民币却都全在。此时,那3人已不见踪影。于是这对团友找到领队立即报案。

这个案子看来一时是不可能破的了。这对团友的损失,却给了我们整个旅游团一个警醒,以至后来的行程,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类事情。(燕子)